服务号公众号
手机访问
信息查询
养殖商务网> 致富经> 正文
驴口夺财 一天卖出4万元
发布时间:2018-06-28 11:41:580

央视网消息:他原本跟着父亲做房地产生意,因为发现了一个新商机,毅然转行。2015年,他办起了养驴场,可不到一年,损失百万,家庭破裂。他养驴不卖,布着一个大的财富棋局。2018年5月,他的布局才刚刚展开第一步,平均每天就能销售4万多元。看普贤如何不按套路出牌,靠驴生财。
驴,一种司空见惯的牲畜,可我们今天节目的主人公普贤,为了养驴离开了让人羡慕的房地产生意。然而这个举动不仅让他损失上百万元,家庭也因此破裂。 2018年,他养了在四千多头驴,竟然不卖。因为他布了一个更大的财富计划,就是靠着这个布局,他现在平均每天销售额4万多元。普贤到底找到了什么赚钱诀窍呢?
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靖安乡 普贤的养驴场 2018年4月6日
普贤:开门放驴喽!开门放驴喽!
早上8点,是普贤在养殖场放驴的时间。放驴是当下养殖场内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驴能否运动起来,直接关系到普贤的财富计划。
普贤:每个月它有一次长途跋涉,来做一个大运动,让它们好好出一身汗。
记者:这一次放了多少?
普贤:这一次只放十分之一,400头。这不是春天到了嘛,它繁育的季节也到了,它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才能够怀得住小驹。
今天放的400头驴,全部都是母驴,随后这些母驴将接受人工受精。
驴的健康状态,关系到普贤整个财富计划能否得到实施。200亩的运动场,便是整个财富计划的核心。
普贤:我今年的经济效益就全在这次的运动场上了。
记者:如果他们不跑怎么办?
普贤:赶呗,赶着它跑呗。
记者:刚才你是怎么赶的?怎么叫?
普贤:驴呢,它是害怕。害怕什么呢,只要你不抽它,你只要手里有东西转着,吆喝着就行。
普贤:(吆喝)
记者:这样驴就能跑?
普贤:对。(吆喝)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意外发生了。普贤发现一头公驴混进了母驴群中。
普贤:在那呢。
记者:干嘛抓它呀?好抓吗,普总?
普贤:你看呢?
这头公驴只有一岁多,是普贤养殖的公驴里体形比较小的一头,可还是需要5、6个员工才能控制住。
普贤:在这个季节,它不能够自然交配。
记者:它今天怎么不老实?驴不是很温顺吗?
普贤:有这么多母驴在勾引着它,它绝对不可能老实的。
采访时记者发现,普贤的驴每斤比市场价高出四、五元钱,可即便这样,每天上门买驴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甘肃省活驴经销商 马建虎:这个驴的品质确实好,你看人家这个驴品种好,关键人家品种好,头大脖子粗。
记者:贵点也开心?
马建虎:说价格还是合理的,合理的。
普贤养的驴个头大,一头就能卖到八、九千元钱,甚至有些品种还能过万。然而2018年,普贤却突然宣布了一个决定,等卖完最后300多头育肥驴,他的驴就不卖了。
普贤存栏4000多头驴,如果全部销售出去至少能卖5000万元,净利润在500万元以上。放着能赚的钱不赚,普贤到底要做什么呢?
建成这么大规模的养驴场,普贤只用了3年,当初为了养驴,普贤倾其所有,不仅放弃家族的房地产生意,还遭遇很多挫折,甚至导致了家庭的破裂。
普贤:在场里最困难,最让人心凉的时候,同样也忽略了家庭、忽略了孩子,也导致最后没走下去,离异了。
普贤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又在进行着怎样的财富布局呢?
普贤:我一路走过千山和万水,我的脚踏过天南和地北。
普贤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1984年,普贤出生在甘肃省张掖市,父亲做房地产生意。子承父业、做房地产,在大多数人眼中本该是条人生捷径。可2015年,普贤却离开父亲的公司,去养驴。
普贤为什么执意去养驴呢?这一切源于普贤给母亲买阿胶时,发现的一个商机。
普贤:因为之前我也买过阿胶,一斤也就二百多元到三百多元钱。但是我买阿胶的时候阿胶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之后当那一批阿胶吃完之后,阿胶又涨价了,到一斤八百多元。买了这批之后我就在想,阿胶涨价涨这么厉害是因为什么呀?
阿胶连续涨价,引起了普贤的注意。他在调查时发现,驴皮是做阿胶的原料,市场缺口很大。市场缺驴,是阿胶涨价的最大原因。
普贤:当时我在想在驴资源特别紧缺的情况下。我来养驴。当时觉得肯定能给我带来一定的商机。
2015年初,普贤在张掖市甘州区流转300亩土地建立养殖场,引进第一批300头驴,开始养殖。
虽然也在父亲的公司工作多年,但这还是普贤第一次自己创业,父亲为了帮儿子,天天往养殖场里跑,而这也成了父子矛盾冲突的导火索。
张掖,冬天的气温低至零下二十几度,驴的饮水槽经常结冰,父子俩商量给驴喝热水。可冲突,就发生在了热水上。
普贤:当时我父亲非得安这个热水器,我是坚决反对的。驴天生比较好动,像这个塑料,都是被驴咬过的。万一这个触了电,这些驴应该怎么办?
父亲要安装家用热水器,普贤担心家用热水器不耐用,还有安全隐患,所以想一步到位安装工业热水器。但普贤却遭到了父亲的训斥。
父亲:各算各的帐,他算的帐来的快,看着好看,一步到位了,他要15到20万,我只要2万元钱。
普贤:在我心里面,既然来计划来做这个东西,我们能不能尽量计划完美了,设计完美了。然后再来做,而不是走一步看一步,我认为它就是重复的浪费。
果然,由于养殖场里粉尘比较大,当初安装的6台热水器,不到半年就坏了4台。对于养驴,普贤心中有一整套计划,可面对强势而霸道的父亲,普贤有时很无奈。
财务总监:反对无效。
记者:普贤反对无效?
财务总监:对,无效。
记者:为什么?
财务总监:肯定无效。老普总做事多少年来,他做所有的事情,别人是挡不住的。
记者:见了他爸,他是变乖了还是怎么着?
朋友:相当乖。
热水器事件仅仅是个开始,2015年底的一天早上,普贤来到养驴场,眼前的一幕景象让他惊呆了。
普贤:我拿着这个甜菜,心里可窝火了。那天下午我爸跟我说,听别人说,甜菜吃了对驴特别好,容易下奶,我第二天大清早一来,哇,30吨,足足30吨。
甜菜,当地都是用它来榨糖的。父亲听说驴吃甜菜好,就连夜买来30吨。结果驴根本就不吃。
普贤:感觉像一个小山丘一样。
记者:堆起来有房子高吗?
普贤:堆起来没有房子高,但也差不多了。当时我一看就傻眼了,我们不是讲好了有一个饲养的配方吗?忽然间又加了一个糖萝卜(甜菜)。
不仅是甜菜,为了让驴长得快,那段时间父亲还先后买来50吨红枣、若干车的苹果、胡萝卜、黄瓜。这就是当初的那50吨红枣,直到现在还没有吃完。
财务总监:红枣就花了五十多万元。
记者:甜菜呢?
财务总监:甜菜那块也花了几十万,你们都觉得可笑,所有的人听了这些都觉得可笑。
父亲曾在房地产市场上做得风生水起,可用这种方式养驴,让普贤很郁闷。终于,父亲求快的心态酿成了一个大错。2016年初的一天清晨,场长突然打来电话,养殖场出事了。
普贤:当时就在这个圈里面,就在这个圈里,大清早我接到电话,说是驴有问题,我就赶紧开车到厂里。当时发现那300头驴,我现在说起来都心特别痛,当时就都一个症状,四肢无力。根本站不起来。
一夜之间,300头驴几乎全部病倒。驴养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大规模生病呢?原来,在一周之前,父亲为了让驴长得快,瞒着普贤给驴喂了猪饲料。
场长:没有阻止成。
记者:怎么阻止的?
场长:我们阻止了,说了,但是他说咋办就咋办。
驴是草食动物,跟猪的消化机理完全不同。猪饲料里添加的一些微量元素驴无法消化,就病倒了,还死了很多。
父亲:死了84头驴,损失接近一百万。心疼也死了,肯定也心疼。救也救不活。
普贤:我即便有一千个埋怨,但是我爸当时的那种状态,我也。。有什么用,有什么埋怨的,当时有一种念头,这个驴还能不能养,如何来养?
吃苦、受累,普贤都能承受,可面对父亲这种急功近利而又霸道的干涉方式,普贤决心作出改变。
为了避免再出现类似状况,养殖场所有事,普贤都亲力亲为。那段时间,普贤吃住都在养殖场里。然而对事业的投入,让他忽视了对家庭的照顾,最终导致离婚,提起这件事,普贤至今难以释怀。
普贤:毕竟有孩子嘛,孩子那么大,最后为了工作的事情让孩子没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想起这些事情,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后悔吧。
这个话题,普贤不愿多说。只是在那段时间,他的世界塌了。家庭的破裂,痛苦是难免的,可没多久,普贤就再次振作起来,他还仅用一年时间就把养驴场存栏量扩大到4000多头。
普贤:非常急迫,我自己要做点什么,其实我能行。
当存栏扩大,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普贤的面前——公驴打架。
普贤:当时种公驴少,一半不会遇到这种事情,现在在繁育期它们都会发情,母驴叫春、公驴在鸣声,在争夺一个交配权,
在繁育期,如果没有人为阻止,这两头公驴会一直打下去,直到打伤,甚至打死。那段时间,公驴打架几乎充斥在养殖场里的每个角落。每头公驴价格都在万元以上,如果不彻底解决,后果难以承受。
就在普贤不知如何解决的时候,同行的一个办法,帮普贤解决了公驴打架的问题。
普贤:它既是可以达到一个运动的(效果)……为了解决毛驴打架,所以我们设计了这个运动场,既能达到它运动(的目的),又可以做到两个公驴不见面,一直在这转,达到一定的运动量。
记者:两头驴都是拴着的见不到?
普贤:对。快来,这就叫倔驴,牵着不走、它赶着走,
记者:赶着也不走啊。
这个设施成本可控,既保证了公驴的运动需求,还解决了打架问题。
然而2018年,普贤却突然做出惊人决定,卖完最后300头育肥驴,就不卖了。
普贤:我要带领我的企业,带领我这四千多头毛驴来做一个转型,做一个战略转型。如果计划成功的话,我的效益是要比现在卖肉驴的效益翻好几倍。
不卖驴,却计划提高几倍的经济效益,普贤究竟在布着一个怎样的财富棋局呢?
其实,早在第一批驴出栏时,普贤就遇到了一个问题。
普贤:我们处于整个产业链的最下端,这个最下端是受制于人。比起我当时养驴的时候,阿胶的价格已经翻了好几倍,毛驴为什么一直不涨?这个其实让我很困惑。
当初考察,普贤只看到市场缺驴,却没看到养殖环节处在产业链最低端。即便普贤卖驴高于市场平均价,可投入产出比还不是能令他满意。
顺着自己的思维方式,普贤推理出想要改变这种局面的唯一办法——转型,做深加工。
当时市场上驴的深加工产品,典型的便是阿胶、分割驴肉、驴奶,而前两种产品竞争者众多。于是,驴奶进入了普贤的视线。
普贤:阿胶首先我不能去做。为什么不能去做呢,在整个市场上有一个成熟的销售模式和一个致命的品牌。
记者:已经有巨头了?
普贤:已经有巨头了再做这些事情,如果我在跟从他们做的话,我觉得非常困难。驴奶对于整个市场来说相对是个空白的行业。
在普贤看来,相对空白的市场,意味着机遇。普贤下定决心,不论父亲怎样反对,都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绝不退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一向霸道的父亲,竟然十分支持他。
父亲:新疆一公斤驴奶,最低160元钱。做驴奶这个事,我和儿子意见一致。必须要做,快速上市场。
2018年初,普贤正式带领公司转型。
产品,从活驴调整为驴奶及驴奶深加工产品;定位是打造一家集驴奶生产、研发、销售为一体的知名企业;目标是在3年内实现年销售额5000万元。
目标的力量是非凡的,普贤带领团队进入快速转型阶段。扩栏母驴,淘汰公驴,是普贤做的第一件事,到2018年4月,除了保留部分种公驴外,普贤只剩下最后300多头可以销售的公驴。
普贤:看见没,我这个动作,代表什么?就全部代表了它们,为什么这样来说,因为它们都是母驴,只有母驴尿尿的时候是撅着屁股、叉着腿,当我一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我内心是特别喜悦的。普贤:现在这个圈里都是母驴了。以前是母驴跟公驴在一起,作为一个自然交配。通过技术改良现在我们已经进行人工授精。来提高驴的怀孕率。
然而企业转型,为普贤打开了一扇门,却也引得困难接踵而至。
采访时记者发现,普贤每天都需要给一些小驴人工喂奶。
普贤:快来,喝奶了,喝奶了,喝奶了。
记者:一说喝奶就过来。
普贤:因为它长这么大全凭我们来喂养,才有奶喝,其实它也习惯了。
记者:怎么还用人工喂啊?
普贤:它能吃奶我肯定高兴,但是它在吃奶的同时,它又抢了我的奶。
母驴性成熟一年半,怀孕周期12个月。一头驴养两年半才能进入哺乳期,而小驴还要吃掉大部分奶。
普贤:整个产奶期只有6个月时间,小驴要吃4个月,所以我就特别着急,如何才能把小驴嘴中的奶变成我的附加值呢?
驴口夺奶,成了普贤必须要解决的难题。
普贤找到甘肃省农业科学院进行合作,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小驴辅食。
这就是新研制的辅食配方,虽然看起来只是些普通的粮食,但其中的关键,却无法用肉眼看出。
普贤:这也算我企业的一个机密吧。
记者:这算什么机密,不就是粮食吗?
普贤:是粮食,但是里面含有一种你看不到的粮食。看不到的那个植物,就是起决定性因素。像玉米和麸皮,是营养成分,看不到的那个东西其实就代表了它对母乳的一种替代。
通过添加辅食,普贤的驴奶产量提高一倍以上。而想要获得更多驴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母驴进入哺乳期。
进入春季,有两千多母驴将会进行人工受孕。为了提高受孕率,普贤分批驱赶母驴进行运动。
普贤:一格一格来,这群放到这,然后把那群再打开。s其余的人过来,那边留两个人就行了。
在我国,也只有湖南、新疆等地拥有较为成熟的驴奶市场。对于渠道,普贤会如何布局呢?
他叫董茂林,是新疆一家驴奶企业老板,有近百名代理商,年销售额超过3000万元。普贤正是看中了董茂林的销售渠道,找他进行合作。
董茂林:他们实力也很大,所以我们就合作了。
普贤提供场地和驴奶,董茂林提供技术和销售渠道,双方达成合作,共同打造一个全新的驴奶品牌。
截止2018年5月,普贤每天能销售鲜驴奶1000多斤,日销售额4万多元。他与董茂林合作的驴奶粉加工厂已经落成,驴奶面膜等深加工产品正逐步推向市场。
看到普贤的成长,父亲终于不再干涉,转而在后背默默支持。
父亲:2015年我们考察完这事的时候我自己都很担心,一直到现在,就不担心这事了。
普贤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就是靠不断打破自己内心的舒适区。从房地产到养驴,再到带领企业转型做驴奶,他都是在不断地挑战自己。只有不断战胜自己的内心,人才能真正强大,创业才能走向成功。
来源:央视网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