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号公众号
手机访问
信息查询
养殖商务网> 致富经> 正文
套羊的汉子 让一只羊多卖500元
发布时间:2018-05-15 16:45:560

央视网消息:他是大草原上土生土长的牧民,他叫阿拉腾苏和。他的羊每天步行至少20公里找草吃,逮住它还需要用套马杆。他打破当地牧民不愿走出草原,只在家门口等人上门收羊的习惯,主动出击,开拓市场,并用一个办法,把1000只羊比别人多卖出50万元。看牧民小伙儿阿拉腾苏和如何走出草原,打开市场,把地道的草原羊卖出高价。
他叫阿拉腾苏和,他的羊一只就要比别人多卖500元,记者刚到他家的时是中午,羊圈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苏和说,他的羊过的是朝九晚五的生活,早上九点出门,晚上五点回家,每天徒步20公里不在话下,也正是以为这样的生活习惯,他的羊抓起来可得费点功夫。
这里是内蒙古自治区那仁宝拉格嘎查,嘎查就是蒙语里村子的意思。
他就是阿拉腾苏和,今天,他要抓8只羊给二连浩特的餐馆送过去。
这是他今年要卖出去的第一车羊,为了能得到客户的肯定,阿拉腾苏和打算抓几只肥一些的。
他的羊看起来呆萌,可要想抓住还得带点武器。
记者:这是套马杆是吗?
主人公:对,必须得拿这个套它,直接抓这羊跑的太快,野性也大,人到不了跟前,必须得需要套杆套它。
可即便是阿拉腾苏和这样天天套羊的老手,对付这些羊,有时候也不在状态。
阿拉腾苏和:哎呀
没想到,羊还没套到,意外出现了。
记者:这个?
主人公:牛皮,你看刚才套几只羊套的,你看这羊力量有多大,经常断,逮羊的时候经常断。
因为羊的力气大,每次套羊,绳子都会被扯断。
休整好绳子,阿拉腾苏和很快就套住了羊。
羊被套住后,要拉住杆子把它一点一点拽过来。动作要快,不然羊容易逃脱。8只羊都抓好时,阿拉腾苏和气喘吁吁满脸是汗。
而我们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家养的羊,动作这么灵敏、还特别能跑?
采访七天,了解了阿拉腾苏和生活的嘎查,和这些羊成长的方式,这个问题才弄明白。
阿拉腾苏和生活的那仁宝拉格嘎查 面积有117万亩,嘎查里住着103户牧民。
这里的每户牧民都会租下几千或上万亩草场,可以说,那仁宝拉格嘎查就是由生活在这里的牧民们租下的草场组成的。
阿拉腾苏和租下15000亩草场,每天早上10点左右,他打开栅栏,他的羊就从这里出去找草吃。
主人公:对,这就开始往咱草场中心走了。
记者:你也不用带着它?
主人公:不用带着,不用,他自己随便吃,想去哪块吃就去哪块吃。
记者:不会跑丢了吗?
主人公:不会跑丢,到了晚上它还会自己找回来。
记者:你也不用去领它?
主人公:不用去管一天。
采访的一天,阿拉腾苏和在下午四点,开着车带着我们在草场里绕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了他的羊
主人公:看到羊群了。
记者:不能离太近?
主人公:对,太近它又跑了。
这里与阿拉腾苏和家的直线距离有8公里,这些羊每天步行至少20公里在草原上找自己喜欢吃的草,
而在草原上,我们几乎无法靠近羊群。
航拍器刚靠近它们,它们立刻调转方向向前狂奔,因为逆风,我们的航拍器很难跟上它们奔跑的速度。
阿拉腾苏和说,他的羊耐力好,反应快,都是在大草原上练出来的。
采访时刚刚入春,草原上温度还在5摄氏度左右,草都是枯的。
羊群每天的运动量并不会因为天气寒冷就减少,这个季节应该是他们这一年当中最瘦的时候了。
阿拉腾苏和在这个时候卖羊能得到客户的认可吗?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跟着他开车150公里,去了二连浩特。
这里是距离那仁宝拉格嘎查最近的一个城市,阿拉腾苏和的羊大多都会卖到这里。
而今天拉来的这车羊,每一只都让客户很满意。
男1:它的肉确实好,纯正的苏尼特羊
女1:颜色发黑,发黑色的这个。
记者:就好吗?
女1:对。有的就发粉色的。
记者:粉色的就不行。
女1:不如这个肉质,这个发黑。
8只羊,一只1500元,是一整年中价格最高的时候,这一天,苏和拿到了一万两千元。
回来的路上,苏和心情很好,他说,创业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可每次卖了羊回家时,就是创业中最快乐的时光了。
阿拉腾苏和:草原看起来很大,其实在这里创业很难。
阿拉腾苏和的创业路要从22岁那年说起。
那一年,他的爸爸去世了,为了挑起家庭的担子,他踏上了创业路。
草原上长大的孩子要靠什么赚钱呢?阿拉腾苏和第一个想到的是养羊。
养羊起码要建个羊圈吧,可那时,他拿出100元都非常困难。
采访时,阿拉腾苏和带着我们找到了一片废弃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从草原上搬走的牧民留下的,他说那时候,这些没人要的房子帮了他大忙。
阿拉腾苏和:那会买砖,砖特别贵,也买不起,那回没办法了,确实没有办法了,把人家整个房子这个院拆的砖,从这拆下来都拉回去
买砖要花钱,可拆房子只用出力气。一个月时间,阿拉腾苏和就把一排房子拆成了平地。
可唯有一个时刻,他会觉得,有一点心酸。
阿拉腾苏和:上了房以后拆的瓦啥的就不想下来了,然后揣一袋方便面拿个矿泉水,拆个半个前饿的不行,就方便面就矿泉水,住在那么高的地方我都能看到,看到一切,现在来到这个地方感觉特别心酸。
草原辽阔,放眼望去,只有风沙。苏和知道,一切都要靠自己。
他建好羊圈后,东拼西凑借来十万元,租下5000亩草场,又买来200只羊羔。
背着一身债务,他最在意的,就是怎么能在保证羊羔健康长大的前提下,尽量节省成本。
采访时我们发现,阿拉腾苏和每天早上都要开车去一个离家十公里左右的小屋
小屋其实是一口水井,阿拉腾苏和每天来这里拉水。在这里我们才知道,当年他是怎么省钱的。
记者:我看你墙上画了老多正字,这是干吗的?
主人公:这是我每次拉一次水,就画一道横,总共一年下来拉了多少水。
记者:这是2014年。
主人公:对对对。
记者:这一片是2014年。
主人公:对对对,今年在这一片。
记者:这个是今年的?
主人公:对对对。
记者:你自己家的井为什么要计算拉多少水?
主人公:看这些羊一年得需要喝多少水,需要多少油,烧柴油,然后我需要几桶柴油,这样能算出来羊一年光水费喝多少钱的水。
记者:你这算成本?
主人公:对,算成本。
每天2.5吨水刚好够用,这一年,一只羊就要花30元喝水,这是阿拉腾苏和算出来最经济的一个数字。
在这小屋里聊着,我们发现了苏和很可爱的一面。
记者:这写的是啥?
主人公:冷车,让机器着一会再启动。
记者:你这写给谁的?这不你家自己井?
主人公:写给自己,自己有时候来,有时候忘的不行,一进来就能看着,提醒自己冷车让这个机器多着一会,有时候一着急的话,一发着这个柴油机想赶快抽上水,拉上(03:40),不能着急,一看到这字等一会,这机器再着一会,然后这个电压也得上规定的400伏。
记者:好可爱听着。
阿拉腾苏和很幸运,第二年,羊价一路飙升,秋天,他做了一件大伙儿都看不懂的事儿,他把牧场里的羊全部卖掉了。
通常,牧民卖羊都会留下母羊为第二年繁殖做准备,苏和卖得两手空空,乡亲们都觉得小伙子是打算要去城里找营生了。
可苏和根本没打算离开草原,他这样做是要实现一个计划,而卖羊只是实现计划的第一步,接下来他又干了一件反常的事儿。
主人公:到了秋天,紧接着我们牧民都九月份出来羊羔子,到了秋天我就开始去牧民家买他们卖的羊羔子,2014年秋天我应该是收了1000多只羊羔子跟他们。
别人卖羊他买羊,可他却说,按照他的计划,这些羊到了春天每只就能至少多卖150元钱,1000只就能至少多卖15万元。
他的计划是什么?他又为啥有这个底气呢?
采访的一周,正好是草原上母羊下小羊羔的日子,苏和几次去周边牧民家定小羊羔。
他给看中的羊羔打上耳标做记号,等到秋天,把它们带回牧场。
我们发现,苏和挑的,都是一种特别的羊。
阿拉腾苏和:看,这就是我们标准的苏尼特羊羔子,你看类似有点像咱们国宝熊猫,两个眼睛是黑的。
记者:嘴巴是黑的。
主人公:也是黑的,它两个耳朵也是黑的。
这就是标准的苏尼特羊,因为有一对熊猫眼,也被叫做熊猫羊。
当地牧民饲养这种羊已经有八百年的历史,它极其适应荒漠草原的生存环境,是苏尼特草原上最原始、最土的肉羊品种,。
当地人很喜欢吃一道菜,叫手把肉,新鲜羊肉凉水下锅,放上葱蒜加点盐,40分钟就能出锅了。这道菜对羊肉本身品质要求很高,只有草原上散养的羊才能作出滋味。。
阿拉腾苏和供给酒店的羊则 都用来做手把肉,采访时,他在每一户牧民家定30只羊羔,说好秋天来收,正打耳标时,一只母羊产下了一只小羊羔。
母羊舔了几十分钟后,小羊踉踉跄跄能站起来了,苏和蹲在旁边哼起了劝奶歌。
2014年,牧民们也像现在这样在春天接羊羔,那年秋天,羊羔长到80斤左右时,阿拉腾苏和买下了一千只,他要靠这1000只羊实现至少多赚15万元的计划。
那时,草原上的草已经逐渐变枯,为了能保证羊的正常食量,阿拉腾苏和从周边牧场买来40万斤干牧草。
阿拉腾苏和:还要给它补喂一些青干草。草场上的草也稀疏了,羊就吃不饱,所以说我们回来还要给它补喂一些青干草,然后再让羊出野外自己再吃一些草。
如果不喂草,一个冬天,一只100斤的羊就能掉到80斤。
40万斤干草就要两万元,阿拉腾苏和放着夏天好好的牧场不养羊,非要冬天买草养羊,他有自己的道理。
阿拉腾苏和:我们其实就是为了错峰销售这个羊肉。喂了这些干草才能保障春天早点把这个羊卖。
秋天,别人卖羊他买羊,春天,别人接羊羔时他才卖羊。
阿拉腾苏和就要靠这个错峰销售的办法,用1000只羊至少多赚15万元。而这么做都是因为他在第一次卖羊时知道的一个市场规律。
经销商:一斤贵个一两块钱吧。
记者:一斤贵一两块,一只羊得贵多少?
男2:200来块钱吧。
记者:200来块钱。
3月时,牧民的羊没到出栏的季节,市场上放牧羊数量少,价格自然高。阿拉腾苏和就是看重这个机会,到了2015年3月,他的羊终于出栏了。
因为错峰销售,不少当地的羊贩子都来到他的牧场收羊,价格自然自然没得说。
阿拉腾苏和:价格挺好的,给到了毛重活买给了11块钱,比不错季销售的时候一只羊能多卖个将近150多块钱。1000多只的话将近15万吧,多卖15万块钱,当时觉得挺高兴的。一算帐,这个挺好的,
可这高兴的买卖没持续两次,羊贩子就开始压价了,从13元一斤压到11元,到了4月,他们把价钱压到了9.5元,苏和决定,不卖了。
羊贩子转头就去了隔壁嘎查的牧民家。
阿拉腾苏和:他说你要不卖的话,我从别处还能买着羊。我就奇怪,他从我这买回羊,他能卖,卖出去,他把羊卖到哪了,我当时很好奇,我就专门开着车跟上他,到了这个(地名),就发现他进了蒙餐店还有一些肉铺啥的,
羊贩子前脚一出门,阿拉腾苏和就跟进店里问,刚才的羊卖了多少钱,这一问,让他心里五味杂陈。
阿拉腾苏和:一算的话他之前从我家拉的那些羊一只就能挣350块钱,当时感觉特别不舒服,我们养羊快一年辛辛苦苦,结果中间这些人比我们牧民还挣的多。我们有这么好的牧场这么好的羊,为啥卖不出去?还得依靠别人。
多年来,牧民们都不愿走出草原,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上门来收羊的人能给个好价钱。
这一次,阿拉腾苏和决定自己出去找销路,他想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能找到销路,加上羊贩子的350元利润,一只羊就能多赚500元!
第二天,他在二连浩特挨家上门推销他的羊,可就是没人相信他是牧民,没人相信他的羊是草原上散养的羊。
接连七天,阿拉腾苏和跑遍了二连浩特市的餐馆,却一只羊都没有卖出去。
阿拉腾苏和: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拉去羊以后快到家的时候,当时我记得最后一次拉去十次羊,又拉回十只羊。把羊卸下以后,给羊喂草的时候真的哭了,真的流泪了。
说着这件伤心事,苏和眼里明明有泪,却突然笑了。
阿拉腾苏和:人总觉得还是就是,可能是在创业的路上中间肯定是要有许多的坎坎坷坷,自己真的想不到,你自己真的想不到,一定自己有这个信心,坚持做下去,你不管别人认可不认可我,不认可我,你们说你们的,但是我还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我就是认为肯定能做成,我也不会放弃。
老板:我看(07:40),第二天我就给他打电话,过来过来,杀死一个试一试,别人说还是(07:48)尝尝,我们杀开了别人开始。
记者:你们杀开了,这边人都开始。
女:都开始杀开了。
罗桂珍家的餐馆在二连浩特市颇有影响力,从她这里开头,这里的餐馆、肉铺都开始用阿拉腾苏和的羊,市场终于打开了。
现在,苏和依旧在努力拓宽销售渠道,每天早上,新鲜羊肉的信息也要在盆友圈第一时间发布。
阿拉腾苏和:新鲜是哪个新鲜。
记者:新鲜,新鲜啥?新鲜羊肉吗?
主人公:新鲜羊肉。
记者:这个,就是这个,第一个,不太会打对吗?
主人公:对。
走出草原,为了和客户更好地沟通,苏和也在努力提高汉语水平。
2015年夏天,苏和不断拓展销路,并卖掉了1000多只羊,比起过去 在秋天时等着羊贩子来收,每只羊能多赚500元,1000只羊就多卖了50万元。他不但实现了那个错峰销售的计划,还走出草原、打开了市场。
2016年,苏尼特右旗政府在 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一场“苏尼特羊”推介发布会,阿拉腾苏和作为牧民代表参加了活动,在活动上,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成为了他的客户。
主人公:活动之后,好多人都联系我,想从牧民手里买好的羊肉,通过那次活动我定出去800只羊,游牧民还是我的后盾,我们相互支撑,因为我自己本身也远远满足不了这个市场的需求,羊肉的需求量,我觉得有我们的牧民们做我们的后盾,我觉得这个羊源就可以保障了。
阿拉腾苏和的牧场当时没有这么多羊,他发动嘎查里的牧民凑齐了800只羊。
从那时起,他意识到,想扩大事业,单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他想集结嘎查的牧民联手发展。
2017年,他成立了合作社,一方面在春天的时候提高价格收购牧民们的羊羔,另一方面也拉动牧民错峰养羊。
男:今年给他们50多只,跟咱们定了,比市场价格多高个五毛钱,一只羊能多卖三到五十块钱。
男:最好,要是他的实力再大点,全部收走了那多好,咱们家跟前就卖掉了,省事多了。
采访时,阿拉腾苏和常说起牧民的辛苦,他特别希望自己能发展得更大更好,带着嘎查里的乡亲们把日子过得更红火。
而苏和也有一个心愿,多年打拼,今年31岁的他还没有女朋友,采访时我们开玩笑,说通过我们的节目帮他找一个好姑娘,苏和有点不好意思。
可我们知道,这是他期待的另一种幸福。
拍摄时,苏和常说他特别喜欢一个词,就是天道酬勤。人生路上,可能你会发现努力了一次,并没有实现理想,可想要到达的目标是值得每个人一次又一次努力的,勤奋、乐观,又有什么改变不了呢?
来源:央视网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