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号公众号
手机访问
信息查询
养殖商务网> 致富经> 正文
纳西族硕士女孩养豪猪 一年巧卖500万元
发布时间:2018-05-14 17:06:120

央视网消息:她曾是全村历史上都少有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有着一份年薪20多万元的工作。2014年,她却放弃城市的事业毅然回乡创业,原因是深夜接到的一个电话。研究生毕业的她带着大学刚毕业的弟弟在老家山里养起了豪猪,原因是一位外国人的一句话。一次藏族村民的造访,却让她养的豪猪一头比别人多卖1000元。看云南香格里拉的何永群,如何在三年不到的时间,实现了年销售额500多万元的。
今天我们的主人公叫何永群,是云南省香格里拉市的一个纳西族姑娘。她养殖的豪猪一斤最贵可以卖到160元,她更是靠着两个豪猪身上原本被人抛弃的两样东西,每只豪猪又比别人多赚1000元。不到三年的时间,她的年销售额突破了500万元。而何永群说,她之所以能做到这一切,仅仅是因为那天深夜母亲打来的一个电话。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云南省 香格里拉市金江镇 2018年3月11日
这里就是何永群的豪猪养殖场。今天这里正在做一个与众不同的游戏。
何永群:欢迎三位美女来到我们的豪猪生态农庄,今天给大家安排的项目是给豪猪穿衣服。
豪猪又称箭猪,身上长满了这种用来保护自己的尖硬的刺,稍不不小心碰到它,都有可能被刺伤。给它穿衣服,不是容易事。
这三位参加游戏的女性,都是从外地赶来想跟何永群学习技术,也要养殖豪猪的。养殖豪猪的第一步就是要学会如何抓豪猪,为了增加趣味,何永群设计了给豪猪穿衣服的游戏。
何永群:好了好了。
游客:衣服发好了。
何永群:你们可以先熟悉一下,你们准备好了我就把豪猪放出来。
游客:豪猪怎么抓啊,抓头还是抓尾巴。
游客:看见没,它的尾巴是带响铃的。
游客:我要抓住它(豪猪),然后再给它穿衣服。
游客:应该很好抓,他走得比较慢。
看着脚步缓慢的小豪猪,转眼间就撒丫子满场乱窜。豪猪还没有抓着,却发生了这样的事,一只豪猪慌乱中却跳进了水塘里。
记者:我的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何永群:赶紧去拿个篮子给它抓进去。
游客:它从那里钻出来的,那里有个洞。
豪猪游泳,连养豪猪的何永群都是第一次见。
几经周折,有人首先给豪猪穿上了这种特制的服装。
游戏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结束。
何俊江:要不然我们换一套衣服再来一次?
游客:不用啦,哈哈哈。
游客:以前没有见过,这是第一次见豪猪。就是抓了他之后,和它嬉戏之后觉得它其实比我还胆小。
何永群:因为很多人没有见过豪猪,就觉得特别害怕豪猪,因为豪猪浑身都长满了刺。做这个游戏主要是消除游客对豪猪的恐惧感,其实豪猪还是很可爱的,而且没有攻击性。
何永群是纳西族人,她是全村少有的硕士研究生,曾在昆明市有着年薪二十多万的工作,是家人乃至全村人的骄傲。
2015年,何永群却突然放弃城市里的工作和生活,不顾家人反对和朋友劝阻,回到农村老家养豪猪创业。
妹妹何永静:都觉得创业不太现实嘛,因为失败的都比较多。所以大家都持反对的态度。
何永群的三伯:那毕竟是城市里面,我们还是有这样的想法,让他在城市里面有一些出息。
到2017年,短短两年,何永群养殖豪猪的年销售额达到500多万元,而她养的豪猪一头还比别人多卖1000多元钱。
身为外行的何永群是怎么做到的呢?当初,她又为何要养殖豪猪呢?这还要从一位外国男人说起。
云南省香格里拉市金江镇
这里就是何永群的老家,1987年,她出生在这里的一个纳西族的人家。2004年3月,何永群的父亲在一次车祸中,头部遭到重创,变成了智障残疾人。当时,17岁的何永群正在上高中,父亲的致残,不仅让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还欠下了20多万元的外债。何永群一边上学,一边在周末和节假日打工,贴补家用。
2006年,何永群考上云南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最多的时候,她一天打五份工,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2007年,何永群跟两个同学合伙,开了一所小型英语培训学校。那一年,每个月能挣两万多元钱。何永群将其分成三份,一份给弟弟妹妹交学费,一份寄到家里,剩下的一份存起来。
到了2013年,有两件事,让何永群无比兴奋,一是自己考上了云南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二是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全家人身上的20万元外债,终于被何永群还完了。
何永群:差不多十年左右的时间才还清。就觉得很轻松!
然而高兴的劲还没过去,一个深夜接到的电话,却彻底改变了何永群的人生轨迹。而这个深夜的电话是何永群的母亲打来的。
何永群:母亲给我打电话都哭了。就跟我妈发火,然后还说要把我妈砍了,用刀子和斧头跟我妈吵架,去打我妈妈。
到底出什么事了呢?原来,因车祸脑子受到伤害的父亲是坚决不能喝酒的,可没想到,趁人不备父亲却偷偷喝了些白酒,酒后无意识才做出了这些举动。
何永群:最后用绳子把他困在柱子上,然后等他酒醒了才稍微正常一点。
这件事之后,再次受到刺激的父亲患上了癫痫病。时不时的发作让每天陪护的母亲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
何永群:有一次是发羊癫疯,就母亲一个人在,因为我们子女都不在身边,父亲就是快要去世那种样子,瞳孔放大,四肢僵硬。
何俊江:有一次是我一个人在家,我爸晚上发癫痫了,发癫痫的时候先叫了一声,然后就从床上滚下来了,口吐白沫,我掐了他的人中才慢慢苏醒过来。
才刚过50岁的年龄,母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了。 那段日子,母亲整天以泪洗面,甚至一度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何永群:她就觉得你出车祸已经十多年了,从来都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照顾你。然后你还这样骂我,想打我,然后我母亲就说我不想活了,当时我听到这句话就决定回来创业。
如果自己再不回家守在父母身边,家里的日子可能就真过不下去了。2014年8月,何永群转手了在昆明市的培训学校,回老家创业。
尽管何永群有些创业经验,但是回到农村老家,面对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她一时却不知该干些什么。
就在何永群有些茫然的时候,却因为一个外国人的一句话而柳暗花明,从此打开了她不到三年时间就年销售额500多万元的财富大门。
这句话究竟是什么?而这个外国人又有着什么样的来历呢?
他叫“麦克”,美国人,是何永群读研期间的英语老师。他告诉何永群养豪猪能赚钱。一个外国人说出这样的话,怎么听都觉得不靠谱,而麦克的信心却很大。
麦克:我告诉她创业不要仅仅考虑经济效益,还要考虑到环境和社会效益。之前我有一个学生告诉我现在有几个产业正在快速的发展,豪猪产业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的何永群完全不了解豪猪,更不知道怎么养豪猪了。这时正赶上弟弟何俊江大学毕业,何永群跟弟弟讲了自己的想法,两人却一拍即合,分头去外地考察豪猪行情。
三个月,何永群和弟弟跑了四个省、17个城市。考察的结果让他们也信心十足。
何永群:考察下来我就认定了我要做豪猪的这个产业。当时觉得它有很高经济价值、药用价值和实用价值,而且他的饲养成本比较低,而且我去过全国几家大的场家,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疫情。
说干就干,2014年10月,何永群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40万元钱,又借了20多万,跟大学刚毕业的弟弟一起,在老家养起了豪猪。
一个研究生带着一个大学生,在大山深处的村子养豪猪,这在当地可算是一个不小的新闻。
何永群的叔叔:我们也挺担心的。
记者:之前没有人养过豪猪吗?
何永群的叔叔:没有,我们这里。
记者:其他地方有听说过养殖豪猪的吗?
何永群叔叔:电视上见过。
何永群表姐:她太可惜了,研究生嘛,太可惜了。
信心满满的何永群刚开始就遇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这个难题刚建好养殖场的何永群措手不及。
何永群的养殖场就建在这座山的半山腰,村民都住在山脚下,这就意味着半山腰的养殖场没有饮用水。到山下提水,要走几公里的山路,会耗费太多的精力和人力。
就在何永群一筹莫展的时候,她一个不经意的抬头,想到了一条妙计。建养殖场的这座山,山顶终年积雪。何永群在养殖场旁边建了这座蓄水池,把山顶融化的雪水引进来。
记者:这个水从哪过来的?
何永群:这个水是从海拔3000多米的山上引来的。这个水是非常的清澈的,而且非常的甜,没有任何的杂质,可以直接饮用。
何永群:上面建了一个沉砂池,然后把山泉水引导沉砂池,再通过地下管道把它接到这里。
记者:那工程量耗了多长时间?
何永群:大概三个月。
2015年4月,何永群话19万元买了56头种豪猪,开始养殖。
然而,何永群发现,自从豪猪来了之后,养殖场就怪事不断,尤其是到了晚上,总有奇怪的声音传出。
这天晚上,阵阵奇怪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记者跟着何永群连忙跑进养殖场,顺着发生的方向,发现了真相。
记者:开灯,就是它。
原来,这些奇怪的响声都是晚上不睡觉的豪猪弄出来的。
当豪猪受到惊吓或者感到危险时,会发出一系列的警告,又是跺脚,又是乍开身上的刺,还会震动尾部的响铃。如果这些警告没有效果,豪猪就会背过身来,一边后退一边用身上坚硬的刺去攻击对方。
但是豪猪却有一个特性,别看它白天在圈里懒洋洋的,可是一到了晚上,一个个都活跃起来。有转圈散步的,磨爪子的、啃笼子的,打架玩耍的,当然也有在安心睡觉的。
也就是这一特性,可把何永群的弟弟何俊江折腾坏了。
刚开始的那段日子,为了避免豪猪晚上打架,每天晚上何俊江都要睡在养殖场的这张木板床上,而他的邻居就是这56只豪猪。
何俊江:我就住在这里。刚开始的时候也是睡不着,这气味啊,而且夜行性动物晚上整天咬这个门。
何永群喂养的豪猪十分讲究,主食只喂玉米,辅食会增加一些蔬菜和从山上采摘的中草药来增强豪猪的抵抗力。这样的养殖方式不但成本低而且豪猪不容易得病。
何永群:一般一组三只豪猪,每天喂两次,早上和晚上,一组三只豪猪一次就喂这一勺就够了。
但何永群却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豪猪吃玉米杂粮不如吃混合饲料长得快。何永群的豪猪养了一年半都没有达到20斤的出售标准。眼瞅着这56只豪猪只进食却不能卖钱,手头也没有买玉米的钱了。而这时,何永群又面临着后院起火的窘境,弟弟何俊江,按耐不住,要退出。
何俊江:投了很多钱,都是借的,到后面就没钱了。连玉米都买不起了。
何永群:他就说他能不能先出去,那段时间去赚点钱,让我自己经营公司。
何俊江:没办法啊,因为没钱啊,豪猪要生活,我也要生活,我自己也没钱了
何永群:他出去打工之后就我自己做,那时候没钱了,公司快撑不下去了,就差点就破产了。
何永群理解弟弟的难言之隐,但是摆在自己眼前的资金链要断裂、公司要破产、豪猪要饿死这些难题,她一个人又该如何面对呢?
这时,一直在默默奉献的母亲站了出来,拿出了家里仓库大门钥匙,而里面储藏着准备过冬的备用玉米。
何永群:就说我们家种了好多,现在还剩下一些玉米,不拿去市场上卖了,就给你了,说你创业也不容易。
母亲:开头两年还是很艰苦的,家里我喂猪的钱全部投进去了。到后面钱也没有了,很难的过了一段时间。
母亲拿出的一百多斤玉米成了挽救何永群养殖场的最后一根稻草。熬过了这段最艰难的日子,2016年8月,豪猪终于可以出栏了。何永群带着屠宰的豪猪肉,开着车挨个酒店去推销。可谁曾想到,因为定价太高,她差点被人当成骗子。
他叫罗舜君,是一家饭店的经理,现在已经成为何永群的合作伙伴。可直到现在,罗舜君对何永群豪猪肉的评价仍然是“贵!”
罗舜君:贵!算是贵的了!确实有点贵!算是很贵的!
因为觉得贵,第一次何永群来这登门推销的时候,罗舜君想都没想就认定遇到了骗子。连面都没见,何永群就被赶了出来。
何永群并没有放弃,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见面。并拉着对方来自己的养殖场看一看。
罗舜君:我看了一下,她是喂我们本地的那种玉米,她养出来的脂肪少一点,肉是鲜红色的看的确实不错,就买了她的产品。
何永群借助着香格里拉这个山清水秀而且高海拔的地理优势,再加上她用农作物作为食材,养的豪猪,瘦肉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多。
何永群采访:豪猪的瘦肉率是挺高的。只有皮下有一点点的肥肉。它营养特别丰富,高蛋白低胆固醇还有低脂肪。
2016年6月,何永群还参加香格里拉特色商品展销会,现场烤制豪猪肉,让消费者免费品尝,承诺不好吃不要钱。香味传遍了整个会场,定价160元一斤的豪猪肉,10天时间,在展销会上卖了300多斤。
除了销售商品豪猪,何永群还卖豪猪种苗。因为饲喂了中草药,豪猪苗的抵抗力很强,很受养殖户青睐。2016年10月,当地的一家养殖专业合作社从何永群的养殖场买了270头豪猪种苗,110多万元。
仅在2016年下半年,何永群卖豪猪肉和豪猪种苗,超过了170万元。
然而,2017年春节后的一天,几个当地的藏族村民上门来买一样东西,这让何永群惊喜地发现,豪猪身上原本扔掉两样东西,竟然也能卖钱。原先一头20斤左右的商品豪猪卖到3000元左右,现在能多卖1000元。
这豪猪的身上究竟还隐藏着怎样的财富秘密呢?
这种又臭又硬的豪猪刺不受大家的欢迎,但是在何永群的手中确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何永群将豪猪刺按照长度、大小等标准进行分类销售。像这样四种标准的豪猪刺,从左到右分别可以卖到两元一根,五元一根,八元一根和十元一根。可以加工成筷子、鱼漂、牙签等生活用品。
而像这样最短小的豪猪刺何永群自己加工制作成一种在当地使用很频繁的消炎药。
何永群:一般我们把它洗干净晾干,然后烤黄再打磨成粉,用开水送服。
记者:就是消炎的作用?
何永群:对,消炎镇痛。
一头豪猪的刺经过这样分类销售,可以卖500元左右。
记者:那个是什么东西啊?
记者猜不出来的这种东西,是豪猪的胃。
2017年春节后,几个藏族村民来养殖场求购豪猪胃。当时,何永群有些摸不着头脑,平常都扔掉的东西竟然还能卖钱?
何永群:刚开始养豪猪也不知道,是因为少数民族地区很多人来找我购买豪猪胃,拿来入药。
记者:你之前不知道它能卖钱?
何永群:不知道,怎么加工,怎么风干,都是他们告诉我的。
记者:在这之前他们不找你买,就全部扔掉了?
何永群:是的,我觉得我扔了好多个五百元钱。
这种按照特殊方式加工处理的豪猪胃,一个能卖500元。
何永群又开发了豪猪刺保健酒、风干豪猪肉等特色产品,并卖到云南省内以及广东、广西等地。
截止到2017年,何永群的豪猪养殖基地,共存栏3000多头,年出栏1000多头,总销售额突破500万元。
何永群:豪猪不仅浑身都是宝,而且浑身都能赚钱,都是人民币。
现在,何永群响应政府精准扶贫的号召,与当地政府合作,带动香格里拉市12个乡镇共200多建档立卡贫困户一起养殖豪猪。
中共香格里拉市委副书记刘秋生:何永群作为我们香格里拉市众多返乡大学生创业的成员之一,通过他自己这些年的努力,通过豪猪养殖业,积极参与到脱贫攻坚工作,带动了很多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参与豪猪养殖,达到了贫困户增收的目的。
何永群从一名硕士研究生,到培训学校老师,再到豪猪养殖大户,她不断转变自己人生的角色,但从未改变的,是她始终坚守着让家里人过上富足生活的初衷。她从一个养殖行业的门外汉,克服种种困难,她凭借着对事业的执着和敏锐的洞察力,一步步拓展了销售市场,将自己的豪猪实现了利益最大化。
来源:央视网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