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号公众号
手机访问
信息查询
养殖商务网> 致富经> 正文
陷入绝境后 他跑进深山靠什么年入4000万?
发布时间:2018-01-12 16:02:340

央视网消息:他大学四年就赚得100万元。创业初期,因为他的一次疏忽,损失惨重,公司几乎倒闭。一次偶然相助,竟让他不到一年时间,销售额由800万增长到2400多万。市场冲击让他再次陷入困境,一份资料使他顿悟,短短两年,他的年销售额突破4000万元。


今天我们节目的主人公叫熊剑,是重庆市丰都县人。他大学选了一个比较冷门的专业——蜂学专业,还别说,他靠着这冷门专业大学四年竟赚了100万元。毕业后,他去云南创业,几经周折后,推出具有当地少数民族特色的蜂蜜,年销售额达到4000万元,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字幕: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 2017年11月20日


清晨的西双版纳,雾绕群山,山中间的原始森林若隐若现。


一大早,记者就随熊剑进山,到原始森林里寻找一件宝贝。


熊剑:这就开始准备进山了。


熊剑告诉记者,在过去,对于当地少数民族来说,这宝贝既稀少又珍贵,而他却能靠这些宝贝年卖4000多万元。


熊剑:寻找一个这个月份非常难找的宝贝,但今天就要看咱们谢大哥能不能带咱们找得到了。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熊剑请来的这位寻宝人叫谢刚黄,是本地人,对这片森林很熟悉。熊剑来西双版纳第一次进森林里找这宝贝就是谢刚黄带的路。


记者:咱们要去哪儿找啊


熊剑:我们可能要往里面走,可能要去原始森林了。


记者:原始森林啊。


熊剑:对,咱们不能走太深,走太深的话很容易迷路。


谢刚黄:森林里有野生的大象,我们小心点。


走了2个多小时,熊剑似乎发现了什么。


熊剑:你看那儿,像不像,我不知道是不是。


记者:什么东西?


熊剑:我们要找的那东西。


谢刚黄:我来看一下,应该不是吧。应该不是。


可没走几步,领路的谢刚黄突然停住了。


谢刚黄:听,什么声音?


熊剑:好像是有那种声音啊


记者:什么声音,是鸟叫声吗?


谢刚黄:目前不知道,我们往前走看一看。


顺着声音去寻找,大家来到一颗大树下,周围都是飞舞的蜜蜂。


熊剑:你用衣服遮一下,怕被蜜蜂蛰。


记者:要护住脸是吗


熊剑:你看一下在哪个洞


谢刚黄:哦,在这里,就在这里


熊剑:对对对


记者:这个洞是吗


熊剑:以前的方式就是直接把树洞砍了,然后用烟熏,直接把蜜蜂全部赶出来,把里面的蜂巢全部拿走。毁巢取蜜,这就是原始的方式。今天,咱们谢师傅不用烟熏,有一定风险,只取一点点,我们也不要去破坏蜂巢,取一点咱们看一下。


谢刚黄:被蛰了


记者:没事儿吧


谢刚黄:没事没事。


记者:被蛰了是吗


熊剑:来,看一下看一下。这个就是蜜蜂蛰的,蛰的挺深的。


记者:我看,这么长啊


谢刚黄:很细小的针


熊剑:对,很小的蜂针。


熊剑:其实蜜蜂一般不会蛰人,只能说我们去像这种方式,偷蜜蜂的蜜,肯定会被蛰。取了一点出来了,看一下,这个是原始森林里面的蜂蜜。咱们尝一点点。


熊剑:好吃,所以说周围有什么样的花,蜜蜂就采什么样的蜜,所以说这边的蜂蜜口感更香。因为这边的农作物很少,原始森林。


熊剑:这个季节在树洞里的野生的蜜蜂也不算很多,一般这个季节都把蜜蜂接回家去了。蜜蜂在野外的话很容易死亡,天气寒冷,温度不受控,没有食物的话也没办法,回去养的话蜜蜂会更强壮,还可以繁殖更多的蜜蜂出来。


小心,小心被蛰。


原来熊剑要找的宝贝,就是森林里的野生蜂蜜。在过去,当地少数民族村民养蜂的很少,蜂蜜的产量也不多,就经常去森林里找野生蜂蜜。熊剑来到这里,不仅提高了这种蜂蜜的产量,还把这些蜂蜜卖向全国,2017年销售额突破4000万元。这是什么样的蜂蜜,熊剑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熊剑,生于1984 年,是重庆市丰都县人。从他爷爷那辈起,家里就养蜜蜂,所以熊剑打小就喜欢蜜蜂。2002年高考,父母原本给熊剑报了医学和师范专业,可他竟偷偷改了志愿,报了福建农林大学,还选择了一个当时极冷门的专业——蜂学专业。


熊剑母亲:别人问我儿子读什么专业,我说农林大学的蜂学专业,好几个晚上我都睡不着觉。


熊剑:蜂学这个专业肯定是去养蜂的,我觉得四海为家,可以漂泊。可以感受到一个年轻人,我想漂泊和追逐的一种感觉。


大学期间,蜂学专业的学生除了在校学习专业,都会去校外推销蜂蜜进行课外实践。那时候,熊剑为了把蜂蜜卖出去,在校门口和火车站摆摊位,每次推销蜂蜜都会给消费者讲一些专业知识,通过口口相传,吸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来购买。


2006年7月,熊剑大学毕业,就靠着卖蜂蜜,四年时间竟赚了100万元。


郭军(师哥):相当牛。蜂蜜卖的特别好,一下子成了我们学院的风云人物,而且他的学习也没耽误,还多次获得学院的奖学金。


熊剑:当时就这样卖,其实心里没感觉,只知道我蜂蜜卖的非常好,经常有很多人排队,我也没有经常去看银行卡的数字,结果最后拿出来看的时候,发我现累计有100万。


她叫李薇,是熊剑的大学同学,两人在大学期间就合伙卖蜂蜜。2007年春节过后,熊剑和李薇决定一起来云南创业。3月,熊剑在昆明注册公司,建起蜂蜜加工厂房,还买了一套房子。不到一年时间,他在昆明陆续开了6家专卖店,员工也有几十人。


何宇(朋友):当时我认识熊剑的时候,生意特别好。昆明有6家专卖店,我带着朋友去他那里,熊剑都没时间招呼我们,我们得自己去选货。当时反正特别牛,特别牛。


熊剑:排队的人太多了,最后卖到我们货架上一瓶蜂蜜都没有了。我当时想着所有人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到2008年3月,熊剑快速增加销售量,把建工厂和开店后剩余的四十多万,全部投入囤货,同时开始签订比较大的订单。可这时,突然发生了一件事,导致6家专卖店全部关门停业,工厂停工,员工离去,公司竟面临倒闭。


朋友:他这么大的公司,怎么员工都走了,就剩下他和李薇在那里,当时我就奇怪了。


李薇:当时非常生气。当时是因为他个人的原因,其实他完全可以避免的,专卖店生意也不是特别好,员工陆续都走了,店铺关门。


熊剑:其实我已经快崩溃了,心里那种难受,因为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表达感情的人,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头是晕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熊剑:我发现进来的这批蜂蜜,颜色、和浓度都有差异,但是口感上的差异并不是很大,因为从专业的角度不应该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颜色和浓度不一样的话,口感绝对不可能一模一样。


发现问题后,熊剑赶紧送去专业机构检测,检测结果这批蜂蜜都掺了假。


更令他绝望的是,为了买这批蜂蜜,熊剑花掉了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


熊剑:有的朋友跟我说,这些蜂蜜你赶紧把它卖掉啊,我想这关乎着信誉,我坚决不能卖,卖一瓶少一个顾客。


熊剑在收购这批蜂蜜时,因为疏忽大意,没有严格把关,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他把这批掺假的蜂蜜全部当污水处理掉。


这时有朋友告诉他,当地的糕点加工都需要蜂蜜做辅料,这让熊剑非常高兴,他向朋友借了5万元钱,买来一批高品质的蜂蜜,跟李薇一起跑糕点厂。


可近一年时间,他们几乎跑遍了当地所有的糕点厂,最终也没有卖出太多的蜂蜜。


熊剑:有时候遇到有个很小的订单,只要几公斤蜂蜜说试一下,我就觉得那个时候太开心了,只要能给我们机会,无论多远,我都会骑着自行车跑着去送货。


李薇:真的挺难的,真的挺难的。就是那种你觉得你的蜂蜜品质非常好,而且事实上也非常好,但是没有人认可你。


2009年3月,熊剑到云南各地的养蜂场学习,从源头上把控蜂蜜的品质,充分了解各地的蜜源情况与当地蜂农的养蜂习惯。为了成立养蜂专业合作社,熊剑还卖掉了自己的房子。


熊剑:蜂场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合作社绝对是我们将来做好的蜂蜜的一个起点,一个基点,也是我东山再起的唯一机会。


这天早上,熊剑带记者来到他合作社的一家蜂场。


熊剑:这是我之前待过比较久的一个蜂场,我带你去看一下。


记者:这是个蜂场啊


熊剑:对对对,现在还看不出来,是吧。罗师傅,你在干吗?


罗师傅:看一下蜂王,有一只蜂王不见了。


熊剑:蜂王丢啦?


罗师傅:嗯对。


记者:是蜂王飞走了吗?


罗师傅:它出去交尾没成功就没回来,所以拿个老蜂王放进去。


记者:这个小盒是什么东西?


罗师傅:这个就是关蜂王的。


熊剑:对,把蜂王关在里面,你看一下,这个地方。


熊剑:看蜂王的话主要是看有没有产卵,你看这种小点,就是蜂王产的卵。说明蜂王肯定在这一群蜂里面。如果有的蜂王老了之后,它释放出来的信号就弱。


记者:哪只?


熊剑:这里,看


记者:哦,是这只对吧,特别大的这只。我看到它往哪里走,其他蜂都给它让路。


熊剑:对对对


记者:都在保护它。


熊剑:现在带你去看一下怎么抖蜂,怎么取蜜的过程


记者:取蜜的过程


熊剑:对,大概演示一下,让小微来帮忙示范一下,看看什么叫抖蜂。


记者:她在看什么呀?


熊剑:她在找一下有没有蜂王,有蜂王的是不能抖的


记者:有蜂王的不能抖啊


熊剑:这抖蜂就是效率和速度一定要快。


熊剑:这上面是封盖的,里面全是蜂蜜,用割刀一下子把它割开,蜂蜜就可以摇出来了。如果要达到封盖的话,一般要在十天左右,根据外边的蜜源情况来确定它封盖。封盖的话,说明蜂蜜已经成熟了。


熊剑:看到没,都是蜜


记者:蜂蜜就流出来了。


熊剑:对对对,这个蜂蜜就流出来了。


熊剑牵头成立合作社之后,指导养蜂的社员如何换蜂王和取蜂王浆,大大提高了蜂蜜的产量。尽管如此,因为之前的损失实在太大,合作社和加工厂刚开始运作,公司只能勉强维持。


2010年4月,一次偶然的机会给熊剑带来500万的订单。他靠着这笔订单谷底翻身,仅用一年时间,他的蜂蜜网络销售额从800万元增长到2400万元。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呢?


有朋友给熊剑引荐了一位泰国蜂业公司的老板,这位泰国老板来云南考察时意外出了车祸。


熊剑:刚好就有了一面之缘。后来听说他在昆明受伤住院了,但没有人翻译,然后我就给他找了一个翻译。我跟李薇悉心照料了他四五天,然后他就出院回国了,当时也没有任何想法。


没想到,这个泰国商人回国后,派自己公司的总经理来云南考察熊剑的企业,考察后跟熊剑签订了一年500万的订货合同。


泰国商人:我们公司老总后来伤愈回国,回国以后他深受感动,觉得熊剑他们人品不错,然后就派我到云南昆明过来考察他们公司。其实他们公司的规模并不大,但是生产的蜂蜜品质还是不错的。


这500万元的订单让熊剑迅速增加了销量,他在网上做蜂蜜原料的贴牌代工,许多网店的原料蜂蜜都从他这里进货,一年时间,他的蜂蜜网络销售额从800万元增长到2400万元。


熊剑:当时销得特别好,每天的话起码有两车货出去,那个时候对自己蜂蜜的销量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感觉销量这么多,我感觉我们又起来了。


2012年2月,在公司快速发展的时候,熊剑跟合伙人李薇产生意见分歧,两人大吵一架后,李薇愤然离开,出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两个合作十几年的同学第一次翻了脸?


李薇:没办法,我也试图多次跟他沟通,既然没有效果我不能再浪费时间,我可以组建其他的团队去做我想法的东西。


熊剑:胡子眉毛一把抓,什么都理不清楚我觉得我们现在生意已经非常好了。


李薇:非常沉迷于这种数量中,每天早上起来到公司就开始刷销量,就是看一下这些客户卖了多少,订单出货量多少,每天都是这样子。


熊剑:踩着前辈人走过的台阶去走吧,不要剑走偏锋,为什么其他前辈人没有这样做呢,可能不太可行。


原来,李薇想做特殊蜜种,扩大业务范围,可熊剑却认为特殊蜜种太小众,没有市场,对此两人各执一词。


到了2012年底,国外蜂蜜进入中国,国内的蜂蜜市场遭遇冲击,许多蜂业公司和加工厂受到很大影响,熊剑也不例外。


刘楚明(蜂业同行):国外的蜂蜜进来以后,这个市场真的非常难,大量的蜂蜜加工厂、个人经营蜂蜜都难以维系,都纷纷转行或者倒闭了,(我)做了20多年都觉得很难做,都转行了,我还是算做的比较好的,都转行了。


普合琳(公司员工):那段时间生意特别不好,就有些时候的话就卖二三十瓶,最多也多不过50瓶每天的订单。


熊剑:从每天一辆车到最后每天的话发几箱货的时候,心里就想,真的完蛋了。


就在熊剑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李薇却突然回来了。


李薇:不见得国外的蜂蜜就比国内的好很多,甚至有些层面我们的蜂蜜更好。但是我们自己没有把这块市场做好。


原来,李薇出国后听说国内的蜂蜜市场遭遇冲击,就考察了许多国外的养蜂场和蜂业公司,还带回来一份关于进口蜂蜜的资料,熊剑看过资料顿时恍然大悟。


熊剑:通过对国外蜂蜜的了解,无非就是一个地域特色。云南省被称为“植物王国”、“动物王国”,各种地域特色都具备了,可能我们做的比他们更好。


2014年2月,熊剑去云南各地考察,了解当地少数民族的蜂蜜,为了搜集更多的资料,有时他在蜂农的养蜂场一住就是两三个月。


妻子:跟你结婚了每天就是蜂蜜蜂蜜蜂蜜,还能有点什么。真的,一下子只要提到蜂蜜他整个人就完全投入进去,我们都不重要了。


经过一年的考察,熊剑发现许多少数民族的蜂蜜各不相同,颜色、浓度、味道也不一样。2015年6月,熊剑决定整合资源,在各地域发展合作社社员,改进当地传统的养蜂模式,提高蜂蜜的产量。


字幕:云南省勐海县邦磨村 2017年11月24日


今天下午,熊剑带记者来到哈尼族的一个村寨,观摩少数民族传统的古法养蜂。


蜂农:看,就是这个。


熊剑:看到没?这就是树洞。知道为什么是用这种树洞来养吗?


熊剑:以前的话,就是把树砍了,把蜂蜜捞出来,就不管蜜蜂了。然后现在的话,已经先进一点,是把这种树洞拿回来,就相当于直接把蜜蜂的窝搬回来。这种第一产能会高,第二蜜蜂也不会有失去蜂巢的风险。


记者:搬到家里来养的话,蜜蜂还会回来吗?


熊剑:会回来啊,其实搬回来它是连着整个蜜蜂的窝搬回来了,就相当于森林里的蜂巢就直接搬回家里养。


熊剑每到一个少数民族村寨,都会结合当地传统的养蜂习惯和民族风俗,指导蜂农用现代的技术取蜂蜜。随着蜂蜜产量的提高,越来越多的蜂农加入合作社。


熊剑:因为每一个少数民族居住地的蜂蜜也完全不一样,我们就开始跟着学习,去深挖这些东西,希望得到更多的呈现。


熊剑还利用云南当地丰富的旅游资源,结合少数民族特点,把蜂蜜融入当地民俗文化中,让更多的游客尝到不同民族不同风味的蜂蜜。


熊剑:这样的话,能够帮助到大家第一提高产量,而且更多的是能够这么好的产品,让各个地方都能尝到这种民族特色的蜂蜜。


熊剑:这个是属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产的一款蜂蜜,这个蜜的特点是颜色比较清淡,刚好又是泼水节时候产的。当地称它为水蜜。摩梭族人在的地方产的一款风靡,这个蜜的颜色比较深,香味非常浓,而且会有淡淡的一点苦味儿。我寻求民族地区第一款找到的蜂蜜,这就是所谓的硬蜜,给您看一下。冬季的时候它就会比较硬,但是它在夏天的时候微微融化,就没这么硬了。以前的话都是用纸包起来,牛背马驮走茶马古道运输出去。


两年时间,熊剑陆续推出7款少数民族蜂蜜,通过互联网销售到全国各地,2017年销售额达到4000万元。


从大学选择蜂学专业到现在从事蜂蜜行业,熊剑经历了太多的酸甜苦辣,他告诉记者,未来不论遭遇什么样的磨难,自己都会不忘初心,勇往直前。


熊剑:我就想把民族蜂蜜推到全世界各地,让世界各地的人民都能尝到这个蜂蜜的味道。这个路可能也很艰辛,也很难,但是我相信,因为我一直坚信,民族的一定就是世界的。


熊剑从当初选择专业到后来创业,对蜂蜜已经注入很深的情感。未来他有一个想法,打造一个少数民族的蜂蜜主题公园,把养蜂制蜜结合各民族文化,让消费者从根源上了解不同民族特色的蜂蜜,品尝到不同蜂蜜的风味。
来源:央视网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