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号公众号
手机访问
信息查询
养殖商务网> 经济药用动物快讯> 正文
成都一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面临拆迁,农林局:所在区将全面禁养
发布时间:2017-11-21 09:34:480
    “村上要跟我们终止合同,不收租金了,说有必要就断水断电。”11月16日,成都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负责人周明对澎湃新闻表示,“这就是逼我们迁走。”
    这是成都唯一一家民间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位于郫都区长乐村。该中心驯养了三十多种野生动物,其中包括扬子鳄、红腹锦鸡、绿尾虹雉等十几种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
    周明称,该救护中心租用长乐村委会的土地,合同期到2018年止,但近期村委会和街道办等工作人员频繁上门,要求他将救护中心搬走,并下了“最后通牒”。
    11月17日,长乐村村支书朱文华回应澎湃新闻,否认了“逼迁”的说法,他称搬迁是因为成都大政策使然,郫都区属于“全面禁养”范围,其他养殖企业大都搬了,考虑到救护中心的特殊性,村委会和有关部门仍在与周明协谈。
    成都市郫都区农林局也向澎湃新闻证实,郫都区从今年三四月份就开始全面实施禁养政策,“整个郫都区的养殖场都关完了”。
    “十几年心血”
    据周明说,从2009年开始,长乐村委会就开始找他谈过搬迁的事情,但一直没谈成。直到今年,村委会前来让他搬迁的次数更加频繁,最近一次是11月13日,长乐村一位村干部过来给他“最后通牒”,“说将终止合同”。
    周明告诉澎湃新闻,2000年,他经人介绍到四川省珍稀野生动物繁衍救护中心工作,从事动物驯养繁育工作。该中心因故关闭后,周明接手了这里的动物,于2004年搬到郫都区长乐村。2005年,成都市林业局授牌“成都野生动物临时救护中心”。
    周明提供的一份合同显示,救护中心所在土地为长乐村委会所有,共占地23亩,租期为22年,从2007年1月1日到2028年12月31日止。租金按一亩地500公斤大米的市场价计算。去年,按照市场价,他缴纳租金约人民币5万元。
    据周明介绍,该基地一年大概支出五六十万,包括每天所需的饲料、人工、租金、电费等在内。其主要收入来源是在林业部门监管审批下,与有证照的大型动物场馆进行内部交换,例如成都动物园、科研动物基地和生态园,收入勉强可以维持基地正常运转。
    11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救护中心看到,这里圈养的孔雀、鸳鸯、锦鸡等国家保护鸟类在笼中跳跃,叫声四起。还有几只猕猴,不时在笼中高声叫喊。周明介绍,这里共有30多种野生动物,其中一、二类国家保护动物有十多种,数量上共计可能有2000只(头)。
    2006年前后,中心救助了一对野生扬子鳄。2017年7月前后,雌性扬子鳄产下两枚卵,当月底,卵被送往西南山地主题馆进行人工孵化。当时,这一消息引发四川本地多家媒体的报道。
    该救护中心正好位于一个名叫“蜀国鹃都”的旅游项目内,进入救护中心需要穿过“蜀国鹃都”的一道门。
    公开信息显示,“蜀国鹃都”由四川禾田地现代农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占地4300余亩,是一座“集现代农业、观光旅游、休闲度假、智慧养老于一体的生态农业产业园”。
    周明怀疑,村委会可能想将这块土地交给“蜀国鹃都”使用,以获得更高的收益,因而才在早几年就通知他搬迁。
    周明称,村委会和街道方面最新给他的搬迁补偿款约380万,加上拆迁费,共400万左右,但他们找专业人士计算,修建一个相同规模的救护基地,至少也得680万。他说,如果冒险搬走,十几年的心血可能毁于一旦,这些国家保护动物将何去何从,也让他不放心。
    “他们现在不来强拆,但村上要跟我们终止合同,不收我们租金了……有必要就断水断电。”周明称,对方的态度让他感到不安。
    全面禁养政策
    11月17日,长乐村村支书朱文华回应澎湃新闻,否认“逼迁”一说,称只是搬迁费用没有谈妥,目前仍在与周明保持沟通。
    对于搬迁的原因,朱文华解释,是因为成都今年推行“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发展规划,郫都区属于“西控”片区,从今年开始将全面实施禁养政策。
    成都市政府的规划显示,“西控”域包括成都周边八个市县,面积7000多平方公里,占市域面积50%,涵盖了都江堰精华灌区和水源涵养地,是成都非常重要的生态区。
    成都市郫都区农林局一位工作人员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今年三四月份就已经开始实施全面禁养政策,不只是长乐村,整个郫都区的养殖场都搬完了。”
    朱文华证实,早几年前确实找周明谈过搬迁一事,是因该救护中心正好位于“蜀国鹃都”项目内,“我们原来想结合这一个项目,增加点政府搬迁补贴给他。”他承认,如果救护中心搬离,这块地将交由“蜀国鹃都”项目使用。
    朱文华说,该救护中心驯养的属于禽类,将按禽类的标准进行补偿。为了给周明争取更多的补偿,所以“蜀国鹃都”隶属的企业出一部分。他称,通过对该救护中心的初步评估,近400万的补偿就可以搬迁。
    11月18日,四川禾田地现代农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蒲永奎对澎湃新闻说,“蜀国鹃都”是一个观光农业产业赏花基地,该救护中心正好在项目所在区域内,“与我们的花不协调”。他提到,村委会前几年就和周明沟通过,但一直没有结果。
    周明则表示,如果对方能找到一块地,修建一个同样的救护基地,“哪怕不要费用也可以搬过去”。
来源:澎湃新闻(上海)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